三分排列3

                                            来源:三分排列3
                                            发稿时间:2020-07-07 05:34:58

                                            D614G突变会影响现在的检测、治疗和疫苗研究么?

                                            Korber等在英国的COVID-19病例中发现感染G614突变体病毒的患者病毒RNA水平较高,但在住院结果上没有发现差异。有学者提出D614G突变和疾病死亡率(case fatality rates)有强相关性,但仍停留在统计学的关联分析。

                                            政务司司长张建宗今日联同保安局局长李家超与美国驻港总领事史墨客会面,表达特区政府的严重关注。

                                            首先,不能单用病毒RNA载量来衡量疾病严重程度,无症状感染者中也存在高滴度病毒,并且以上分析均为关联统计学分析,无明确证据。同时, 目前的证据提示,D614G对COVID-19的重要性低于其他风险因素,如年龄或其他基础疾病。因此,目前证据无法证实D614G突变病毒株的毒性更强。

                                            为什么如此关注D614G突变病毒株?

                                            就传媒查询,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特区政府)发言人今日(七月六日)对美国驻香港及澳门总领事最近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制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港区国安法》)所发表的公开言论,表示坚决反对。

                                            3. Zhang L, Jackson C B, Mou H, et al. The D614G mutation in the SARS-CoV-2 spike protein reduces S1 shedding and increases infectivity[J]. bioRxiv, 2020.

                                            但Cell杂志同期发表的评论性文章指出,的确带有D614G变异的新冠病毒在全球范围内成为了统治性传播的病毒株,同时也给出了支持D614G变异病毒提升新冠病毒感染细胞能力细胞实验结果。 但D614G变异是否会增强新冠病毒感染人的能力和毒性,目前仍然不能确定,需要更多的临床数据支撑。这些检测没有考虑其他病毒或宿主蛋白质的影响,以及宿主和病原体之间相互作用等来支持感染和传播。

                                            发言人还强调:如何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落实“一国两制”原则,完全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内部事务,任何其他国家或国会都无权直接或间接干预该等内部事务。

                                            港府发言人表示,国家安全属于中央事权。无论国家所行的是单一体制或联邦制,国家安全立法都是由中央政府而非地方政府所进行。全国人大作为中国最高国家权力机关,有宪制权力及责任为特区政府制定国家安全立法,而所制定的国家安全法亦有考虑到香港的实际情况。”